选举前夕再惹恐袭惊魂 法少年校园杀戮伤14人

时间:2019-04-02
作者:司马唯捅

法国南部城市格拉斯市一所中学星期四惊传枪击案,所幸只造成10人受伤,无人死亡。一些离开校园的学生,仍显得惊魂未定。(欧新社)

(巴黎17日综合电)法国总统大选竞逐进入白热化之际,首都巴黎和南部格拉斯市接连发生爆炸与校园枪击事件,法国人无不紧张兮兮是否再肇恐袭,但警方随后都排除恐袭可能性。

在法国南部以制造香水闻名的格拉斯市,托克维尔中学星期四发生枪击案,14人受枪伤,包括校长及多名学生,但都属轻伤。警方逮捕一名携有3支枪和2个手榴弹的16岁学生。

格拉斯市警方指被捕枪手为该校16岁学生巴贝,怀疑他人际关系差,与同学有过节而犯案。

警方17日逮捕逃逸的另一名嫌犯。

报道说,巴贝携着1 支步枪、2 支手枪和2 个手榴弹闯入校园,向同学开枪,击伤两人,校长闻讯赶至,企图劝他冷静,遭击伤手臂,但仍继续游说,警方抵达校园,拘捕仍持有武器的巴贝。

格拉斯市政厅发表声明称,此事与“恐怖分子”无关。原来是该校的一名学生带武器闯进学校,计划向班主任开枪。

警方称,事件中有3 人中枪,共有14人受伤,有学生受惊,也有学生回家才发觉身体被弹片所伤。

法国教育部长瓦洛贝卡桑说,巴贝是一个“情绪不稳定和沉迷枪械的人”,称赞校长“英勇”,挺身保护学生。

检察官指涉案学生明显因为与同学人际关系欠佳,无法融入而犯案。

当地传媒指巴贝是一个“脆弱的年轻人”,也有指他是“骚扰”的受害者,犯案前观看过1999年美国哥伦拜恩高中大屠杀的网站报道。也有媒体称,巴贝是右翼格拉斯前任市议员法兰克·巴贝的儿子。

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,这宗枪击案与恐怖主义并无直接关系,但法国应保持警惕,继续处于紧急状态。

目击学生称,他与其他学生听到枪声,马上爬入桌底。他说:“他关窗时,看见一名个子不是很大、相信是学生的男子,向天开枪后逃走。”

托克维尔中学有943名学生,去年通过高中毕业会考的比例为九成一,是间成绩不错的学校。去年发生若干宗激进分子施袭案,法国实施紧急状态。

距离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不足6周,保安问题深受关注。

警方刑事鉴定专员在巴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楼收集证据。(路透社)

巴黎IMF接炸弹邮件1伤

据外媒报道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位于巴黎的办公室16日发生邮件爆炸事件,目前已造成一名女秘书受伤。

报道称,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称,IMF巴黎办公室的一位女秘书在打开一封信时信件内发生爆炸,造成此人受伤。警方表示,爆炸造成这名秘书的手部和脸部受伤。

事发后,法国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军警前往基金组织办公室周围地区,确保这些地区的安全。巴黎警察首长卡杜称,爆炸是自制爆炸装置引起的。最近有数通电话恐吓,但不清楚是否与这起爆炸事件有关联。

警方消息人士还表示,为安全起见,已经疏散了大楼内的人员。

IMF总裁拉加德谴责这起暴力事件,称这是“懦夫的行为”。

她说,IMF正在同法国当局密切合作调查这起事件,以及确保其雇员的安全。

法国总统奥朗德则将这起事件形容为“袭击”,称这显示“我们仍是(袭击的)目标”。

另一方面,德国柏林警方15日通报称,位于柏林的德国财政部当天上午收到一个装有“爆炸性物质”的包裹,警方随后成功排除爆炸装置。

警方在接报后出动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员,进入校园维持秩序及疏散学生。(路透社)

爆炸枪击事件震动法国   
紧急状态延至7月中旬

法国首都巴黎和南部城市格拉斯16日分别发生爆炸和枪击事件,造成多人受伤,并引发民众恐慌。

这两起事件发生后,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,法国维持全国紧急状态是合理的,这一状态将被保持至7月15日。

奥朗德16日表示,当天发生的这两起事件说明,法国维持全国紧急状态是合理的,这一状态将被保持至7月15日。

2015年11月13日巴黎发生连环恐袭事件后,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有利于加强反恐的全国紧急状态。

由于法国面临的反恐形势一直较为严峻,全国紧急状态被多次延长。

荷兰原任首相吕特(中)在胜选后,获得多国领袖通过电话祝贺。(法新社)

荷兰右翼夺权失败  
法大选或许会更难

德国新闻电视台报道,荷兰的选举结果无疑对欧盟是一个好消息。但是别忘了,虽然民粹主义政党暂时被击败,但欧洲存在的问题,如难民危机、失业等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,右翼势力的真正“战场”在法国。

“经历了难民危机、欧元危机等一系列危机的欧洲总体上已经向右转了,社会更加分裂。

法国《世界报》则称,“法国大选会更难”。该报指出,荷兰右翼的失败,是由于荷兰经济仍处于繁荣,这个国家失业率很低,民众成熟,社会稳定。

“而且荷兰有28个政党参加本次大选,居然有13个政党进入议会,分散了各党的选票。相比之下,法国只有几个大党竞争,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基础也更强大,支持率达25%。”

报道指出,法国国内的问题更多,失业率居高不下,对全球化的恐惧弥漫,这才是令人担心的。

德国《焦点》周刊网站称,法国大选的意义更大。如果勒庞获胜,欧盟可能会立即分裂,并将深深影响德国。欧洲的“特朗普阴影”还没有散去。

另一方面,对于这次荷兰大选结果感到欣喜的不仅仅是荷兰本国人,整个欧洲都弥漫着一种狂欢的情绪。

欧盟以及欧洲各国领导人都纷纷对选举结果表示支持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第一时间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自己的激动心情:“这是为了欧洲的投票,抗拒极端分子的投票。”

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电话祝贺原任首相吕特,法国总统奥朗德则发表声明称赞。

极右“国民阵线”总统候选人勒庞(中)星期四在锡富尔拉普拉日区拉票时,与一只宠物狗互动。在民粹不断崛起之下,法国本届大选可说是决定了欧盟的未来。(欧新社)

欧盟兴衰还看法大选

今年是欧洲选举年,适逢民粹主义全面崛起,作为首仗战场的荷兰,成功挡住极右执政。

不过,由于法国才是欧洲的基石,有分析指,民粹主义在荷兰失利,不能视之为衰落,下月举行的法国大选将是关键一役。

民粹主义认为精英只追求自身利益,导致社会腐化,因此希望由人民直接决定政治事务,而欧洲的极右政党则大打“排外”牌,又主张脱离欧盟。

经历英国脱欧,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,欧盟仍暂可继续运作,但作为欧洲核心成员之一的法国,同样吹起民粹风潮,极右国民阵线党魁玛琳勒庞就出战今届大选。

美国康奈尔大学社会学教授贝雷辛分析指,由于荷兰自由党党魁威尔德斯已担任国会议员逾20年,他的失败不能视为民粹主义的衰落。

她说:“威尔德斯不能代表民粹浪潮,他只不过是政治舞台的一部分。”

吕特悍退土耳其  
成胜选吸票关键

荷兰原任首相吕特将力挫威尔德斯称为“让错误的民粹主义止步”,不过分析指,他为阻止民粹主义的骨牌效应席卷欧洲,不惜“向右走”吸纳极右票源,足见他不但没击退民粹,自己反也被牵着走。

吕特选前对移民和欧洲融合议题姿态强硬,甚至说出:“无法尊重与接纳荷兰规范、价值的移民,滚!”

仿佛接收了威尔德斯的反移民概念,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政治学者库洛威说:“威尔德斯没想要组阁,他最想要的是创造出两个主流的右翼政党,他仍可为所欲为、畅所欲言,就这个观点来说,他已赢得大选了。”

至于荷兰与土耳其外交冲突,当土耳其骂得愈凶,愈激发荷兰民众力挺政府强硬立场,获利最大的正是吕特和他领导的自民党。

美国乔治亚大学政治学者穆德说,吕特得利于立场向右靠,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送了他一份美好的礼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