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数百罗里进出 非法填泥居民吸尘度日

时间:2019-04-02
作者:恽廓

(加影16日讯)蕉赖鸿运花园旁的非法垃圾场,过去一个月非法填泥,每天有300至500辆载沙罗里从该花园大路进出,居民的安全受威胁兼被迫“吸尘”度日。

据了解,载沙罗里从上午7时至晚上8时,从联邦直辖区的两个工地,“越州”把泥土载往鸿运花园(Tmn Bukit Cahaya)的非法垃圾场。

每天有300至500辆,或每小时40至50辆载沙罗里川行该花园大路,导致马路被辗坏。上星期,该花园一居民外出时,更在路口险遭疾驶而至的罗里撞及。

担心出意外无人负责

事件发生后,引起居民不满,他们担心问题没受到管制,万一发生致命交通意外,不懂要找谁来负责。

不满的居民,是于今日上午向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、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和加影市议员李森梅投诉。

他们接获投诉后,与市议会执法人员到场视察。

居民同时投诉,载沙罗里经过该花园大路进出垃圾场时沙尘滚滚,被迫关紧门窗度日外,连衣服都不敢晒在屋院。

他们说,屋院和屋外的马路每天要射水外,停在屋院的轿车也是要天天冲洗,尤是鸿运花园5和6路居民影响最大。

非法垃圾场飘异味

他们指出,该花园旁的非法垃圾场有整3年,之前,他们常遭垃圾异味或烟味笼罩,最近一个多月却被沙尘问题所困。

他们说,有关的非法垃圾场,既然连政府都束手无策,身为小市民的他们根本毫无办法,而且加影市议会执法人员之前到来执法时也遭黑社会恐吓,警方是否应介入调查?

竖立非法垃圾场进出口 “死亡公仔”吓人

非法垃圾场进出口旁竖立的“死亡公仔”,其实就是假人,或一般民众常在服装店看到的假模特儿。

由于居民都害怕靠近非法垃圾的范围,所以大家只是知道有“死亡公仔”,却一直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样,结果今天终于看到,竖立在进出口旁的“死亡公仔”真面目。

死亡公仔除了穿上守卫的衣服,手上还拿了一支假枪。

据知有关公仔是要吓人用,除了吓阻市议会执法人员,也吓那些潜入非法垃圾场偷二手回收物的窃贼。

工友态度嚣张恶劣

另外,今日上午居民和人民代议士、加影市议员及执法人员到场时,现场有整10名工友包括“狗仔”,站在垃圾场进出口处。

当他们发现众人民代议士、居民和加影市议会执法人员到场时,竟出示不雅的手势。

不但如此,工友发现有人拍照时,也举起智能手机反拍。

据了解,“狗仔”在进出口把关外,也会四处巡街,当他们发现执法人员时都会通风报讯。

此外,当众人准备离开时,“狗仔”居然鼓掌叫好,态度嚣张恶劣。

取缔罗里每辆罚款千元

加影市议员李森梅说,市议会执法组今日上午也到场执法,并取缔非法到该处倒泥的罗里,这就是居民指今日少看到载沙罗里进出的原因,而遭取缔的罗里将被罚1000令吉。

没批准填泥活动

“市议会不时采取执法行动,不是我们没执法,只是执法人员人手不足,不可能长期驻守在当地。”

她说,加影市议会城市策划组已批准该地段发展为房屋计划,但填泥活动却没获得批准。

她说,市议会法律组将联络土地局,以采取后续行动,若可能,将援引土地法典处理该问题。

向雪经济行动理会投诉商对策

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说,基于问题悬而未决,会向雪兰莪州政府经济行动理事会投诉,以便确定采取什么解决方案。

他说,加影市议会于7月11日第三度到非法垃圾场挖了一道坑禁止罗里进出,不过,第二天坑洞就被擅自填埋,而且上述期间,加影市议会也取缔14辆到该处倒泥的罗里。

他说,据了解,大量的泥土是从联邦直辖区一个占地15英亩的房屋发展计划和学校的工地载来该处,因为沙尘问题严重,居民日前不断投诉,

不能擅自“越州”倒泥

另外,黄田志也说,载沙罗里不能擅自“越州”倒泥,换句话说,来自联邦直辖区的泥土载往该处倒时,须获得吉隆坡市政厅、土地局和联邦进辖区部长等部门的批准。

“我们向加影市议会查询后发现倒泥活动没获得批准,市议会也没接获该项申请。”

“7月11日已致函吉隆坡市长、联邦进辖区部长等,要求调查该事件,若证实非法倒泥,应采取严厉行动,否则,对当地居民欠公平。”

他说,若是合法的填土活动,有条例规定罗里从工地外出时,须清洗车轮,马路被辗坏后也须重铺。

执法员也怕安全受威胁

黄田志说,加影市议会执法人员也是人,他们面对恐吓时,也担心生命安全受威胁,希望居民明白,不是政府没行动。

“市议会执法人员之前到场执法时,遭大批人围住。”

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说,会致函给该房屋工程公司和教育部的总监,因为不管什么工程,都需依例进行。

居民安全受威胁———居民●林和耐(40岁)

进出的载沙罗里频密,每小时有40至50辆载沙罗里从花园大路进出,每天多达300至500辆,包括公共假期。

载沙罗里疾驶而至,居民的生命安全受威胁,我们也被迫当“吸尘机”,严重到连家里的门窗都不敢开。

加影市议会执法人员遭黑社会恐吓后,对问题也束手无策,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小市民?

只要问题一天未解决,居民就会继续受害,非法垃圾场问题已有整3年,现在竟变成非法填土活动。

衣服不敢晒外面———居民●刘隆利(39岁)

沙尘多,连衣服都不敢晒在外面,甚至栽种在屋院的植物也沾满沙尘。

该处之前填垃圾,现在却填泥土,有的地方已填了10多尺高,不知填到何时?

上午7时起,载沙罗里就进出直到晚上8时,附近是学校,进出的车辆多,这会非常危险。

花园大路被辗烂———居民●黄建亮(40岁)

上星期11时许,从家里外出时,在花园路口险遭一辆疾驶而至的罗里撞及。

环境肮脏,沙尘滚滚,每天都得用水冲洗屋院,不但如此,进出花园的大路也被辗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