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家长集思广益 让孩子快乐学习 书架计划减轻书包重量

时间:2019-04-02
作者:督耽

书橱计划有助减轻学生书包重量,但因涉及成本,不是每所学校都愿意推行。

“小学生,大书包”问题一直困扰我国学生,尤其身形娇小的低年级生,经常被迫背着沉重书包到校上课,甚至导致一些学生出现背脊弯曲的问题,这是何等折磨?

书包沉重课题非鲜事,但却一直未有完善的解决之道,有人建议减少课本作业,也有人认为是没有收拾书包,或携带太多文具、水瓶饭盒等所致。

正当很多人忙着议论、探讨和要解决“大书包”问题之际,其实巴生一群热心人士,早已通过行动证明,在校园内推动书架计划,有助减轻学生书包重量,这方案甚至也获认同及得到联合国持续发展奖项。

“书架计划”于2016年开始获得推行,至今共有7所学校的学生受惠!

该计划带动者巴生河文化遗产俱乐部主席黄冠量接受《南洋商报》记者专访时说,为人家长,当初他眼见孩子每天都携带沉重书包上课,心里确实也不好过,于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开始探讨改善的方案。

“我们以减轻学生书包重量,让孩子快乐学习及健康发育的理念出发,大家集思广益,想出赞助书架的想法。”

小学生每天背着沉重书包,在校园内走一段漫长路段才能抵达教室。

书包重量大大减轻

他说,考虑到学校课室空间有限,他们所送出的书架成本不高,也只能让学生置放3至5公斤重的课本,不过这小小的努力却看到效果。

“只要学生自律收拾书包,把当天及第二天要用到的课本安排好置放书架内或带回家,书包重量大大减轻。

“第一所受惠学校是巴生直落玻璃循民华小,之后这项计划传开,也得到不少学校董事及家长的认可,甚至要求协助及赞助提供书架的经费,所以从2016年推行至今,已经有7所学校采纳了这项计划。”

其他也推广“书架计划”的巴生区学校,包括培英华小、班达马兰B校、中华女校、启明华小、共和小学,另一所是在砂拉越美里的学校。

华小学生的课本叠起来至少有5.5寸高,家长认为减少课本应是减量的重要因素。

黄冠量:最重要校方认同

培养学生收拾分类好习惯

黄冠量坦言,书架计划最重要的是能获校方认同及推行,成本反而是其次。

“大部分认同上述方案的校方,都和我们理念一致,要借助这项书架计划,培养学生勤收拾学分类的好习惯,尤其通过教师细心指导,学生们都掌握了如何收拾及整理物品。

他说,有人把学生书包过重,归咎为学生没有收拾书包,但其实也不尽然,因为不少家长都发现,即使孩子每天收拾书包,但书包还是很重。

他说,问题关键就在于所携带的课本作业,本身已有一定重量,所以书架计划贯彻得宜,就是让孩子们可以好好分类所需的课本。

“下课前就好好想想有什么课本作业是需要带回家的,把没用到的放在书架,书包的重量必然会减,这样一来即使也携带其他物品,也不会太沉重了。”

患有背脊弯曲疾病的孩子,若再背着沉重书包,将加剧背部弯曲问题。

书架计划能力有限

盼教育部推更有效方案

黄冠量也欣慰,教育部正视学生书包太重,甚至影响成长发育的情况,并希望当局尽速设法改善有关问题。

“我们推动的书架计划毕竟能力有限,如果当局能够提出更有效的方案,或将让全国学生受惠。”

较早时,教育部长马智礼也宣布,明年新学年起会落实3策略以减轻学生书包重量,包括(一)不可使用额外作业簿,并减少对课本的依赖、(二)向学生校方家长及监护人发出减少书包重量的指南,要他们遵守特定名单,以及(三)进行持续性的宣导,因目前有些学校强制购买额外作业簿,一些教师强制购买额外作业簿。

他也说,教育部于2017年研究了书包过重的课题,发现课本及作业簿只占书包重量30%,其余72%来自文具、额外作业簿、宗教或课外活动制服、餐饮、玩具及书包本身等。

针对此,黄冠量表示,家长有必要关注孩子们是否携带了太多不必要的用品,而且书包的选择也很重要,质材不同的书包重量不同,应选择适合的。

黄冠量凭着有意义的书架计划,获得联合国发展项目奖项。

感激家具业者供低成本书架

好的计划需要群策群力推广,黄冠量在推动这项计划的过程中,尤其感激家具业者杨陈华的协助。

他说,对方知道这项计划后义不容辞献力,提供最低成本的造书架价,低调贡献的态度让他非常感动,也更有动力继续这项计划。

他说,较早时几所学校所获的书架都是全免的,之后因需求提高,他们也要求校方找赞助承担部分成本,不过他相信只要善用这些书架,对学生的身体健康发展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。

另外,他也提到本身当初推动这项计划时,并没有想过要获奖,但后来看到书架计划符合联合国发展涵盖的17项目标任务之中的第三项,即健康身体目标一致,即提呈申请,结果获选入围得奖。

他说,获奖固让人高兴,但最重要的是这项计划真的可以发挥作用,让孩子们不必再承受背重书包的压力。

拖拉书包看似有助减轻学生负担,但价格不便宜对一些家长造成负担。

培英华小副董事长李雄谋:计划获赞好

这项计划获得师生赞好,尤其学生们可以把没用到的课本作业等放在书架,书包也较易收拾和整理。

我们不担心这项计划会造成学生懒惰,因为他们学会分类,把不需要用到的课本放在书架,有需要的则带回家温习。

班达马兰华小B校校长廖德胜:学生每人一个空间

2年前在校办一个活动时,有个朋友问起学校是否有需要用到类似书架,当时觉得很好,就马上同意了。

确实有关书架是很好用,学校都充分利用,学生每人有一个空间放存本身的课本,有效减轻了他们的书包重量。

张念群:涉成本需企业配合

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,教育部成立委员会研究和提出解决书包沉重问题的方案,安置书架恰好是其中一个方案,惟考量到成本的问题,需要董事会、家教协会,甚至私人企业配合,才能获得全面推动。

她是针对巴生区有7所学校已推行“书架计划”,成功减轻学生书包重量一事,接受《南洋商报》记者访问时这么说。

“在课室内安置书架让学生存放课本,则不必每天带来带去,不过这方案就如设置饮水机一样,都涉及成本。”

她说,委员会提出各种方案待审查和推动,不过追根究底,减少携带书本,是校方可优先做到的事,包括应有策略排课,那么学生就无需带太多书本到校。

独家报道/摄影:林秀芳

广告